法律在线

术中“停循环”56分钟,西藏小伙在京接受高难度手术_

历时11个小时的艰苦奋战,术中停止循环达56分钟……中日友好医院成功为一名西藏小伙完成高难度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今天,记者从该院获悉,小伙子现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目前情况稳定。

两年前,这个23岁的藏族小伙子开始出现腿肿、憋气等症状,后来发展到一活动憋气就加重,夜间也无法平躺睡觉,在当地医院检查后发现已是重度肺动脉高压了。

今年5月底,小伙子病情加重,从西藏来到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求医,当时,呼吸中心的医生发现,小伙子肺动脉收缩压数值很高,已出现严重心衰,几乎稍微一有动作,就会气短、喘不过气来。

经过讨论,由呼吸中心王辰院士、心外科刘鹏教授、呼吸中心翟振国教授等带领的中日友好医院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诊疗团队一致认为:小伙子必须尽快手术!

“因为患者的肺动脉管腔内有慢性血栓堵着,如果不解除堵塞,心脏会一直‘负重’工作,心衰症状也会不断加剧,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医生谢万木表示,肺动脉就跟盘根错杂的树枝一样,必须要把肺动脉里的血栓全部清理干净才行。这个手术复杂性及难度很大,从术前呼吸中心的评估,术中心外科医生、麻醉科医生、体外循环师的操作及监护以及术后外科重症医学科、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对患者愈后支持和保障,都需要医疗团队共同完成,目前国际上也是只有少数医院能够开展。

6月8日清晨8时许,这名西藏小伙儿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中,还是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患者被发现有严重的心包粘连。心包就是心脏外面包的一层膜,起保护作用,正常情况下这层膜和心脏不是连在一起的,用手术刀轻轻划开心包,心脏就可以完整的露出来。这一步操作,往往只需要几分钟就够了。

但是,小伙子的心包和心脏已完全粘在一起,手术中需要打开肺动脉,建立体外循环、插管……这些操作都需要把心脏各个部位“游离”开才能进行,因此,手术前,医生不得不临时多了一项任务??将心脏从心包上分离出来。

“这个过程是比较复杂的。实际上,对一些心包炎患者来说,单纯的心包剥脱,就是一例心外科手术了。”手术医生心外科副主任医师甄雅南说,大家整整花了3个小时的时间,才将心包完整的剥下来,显露出心脏。

接着就到了手术最核心的环节??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这必须要在“停”循环的状态下进行。

通常在进行心脏外科手术时,需要让心脏停下来。这时,就需要对患者进行体外循环,也就是说,当心脏停跳时,用一台体外循环机来代替心脏工作,维持全身血液的运转。而当医生开始进行剥脱肺动脉血栓时,就连体外循环机也必须得停下来。这意味着,在一段时间里,患者包括大脑在内的身体各个器官都没有血供,处于“停循环”状态。这时,需要将患者体温降低至20℃左右,促使人体代谢变慢,以保护大脑等脏器,待手术具体操作结束后再恢复体外循环。

“由于要剥脱的肺动脉视野非常小,只有彻底‘停循环’以后,血管内没有血液,才能保证手术视野非常干净、清楚,便于医生进行精细化操作。”心外科住院医师刘晓鹏说,在这种深低温的情况下,每次“停循环”的时间在20分钟以内,都是相对安全的。

他介绍,在肺动脉主干里的血栓都比较好处理,但要把一直延伸到远端的末梢血栓也都剥干净,是很不容易的。“打个比方,只把堵在‘大马路’上的血栓清理了,而放着小胡同里的不管,那么血液最终还是过不去。而这个小伙子几乎有四分之三的肺动脉里都堵着血栓,需要将这些‘元凶’小心翼翼地逐个儿剥掉,尤其是远端末梢血管非常细,稍有不慎,血栓就可能‘跑’掉,再想抓住它就难了。”

就这样,这场高难度的手术整整持续了11个小时,术中一共4次“停循环”,累计56分钟。当天晚上近8点,这名西藏小伙子被顺利推出手术室。记者了解到,目前,这个小伙子在外科重症医学科已经拔除气管插管,并于今天转回了普通病房,目前情况稳定。

中日友好医院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诊疗团队包括心外科、手术麻醉科、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外科重症医学科、放射科等,该团队自2016年开展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以来,已成功为包括新疆、内蒙古、吉林、贵州、上海、河南、山东等全国各地的患者成功实施了这一高难度手术,挽救了许多病情危重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