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前沿

大法官之死加剧美选举动荡:共和党催促尽快提名,民主党痛斥“玩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任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终于没能撑到改选总统的那一天。在去世前几天她曾对自己的孙女说:“我最强烈的愿望是,我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会被取代。”这位自由派大法官也许早就预料到,她的去世将在美国政坛引发另一场大地震。事实上,因为她的去世,拥有9个大法官席位的美国最高法院,意识形态天平更加明显地倾向了保守派。正在苦等“10月疫苗惊喜”的共和党政府,没想到先等到了金斯伯格去世。特朗普一边赞美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一边正以最快速度敲定她的继任人选。而这一切都在民主党及其支持者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弹和悲情,据美国《国会山报》20日报道,在金斯伯格去世后28个小时,民主党在线小额捐赠收入惊人地猛增了9100万美元,创下各时段捐款纪录。“一场高风险斗争迫在眉睫。”英国广播公司(BBC)20日称,金斯伯格的去世给美国总统大选带来了更多不可预测性。

多年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金斯伯格9月18日因癌症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她是一位坚定的自由派大法官,与朗普的关系长期不和。2016年夏,她曾经批评当时正在竞选总统的特朗普“是个骗子”“非常自负”,“无法想象特朗普当选总统”。特朗普则反击称,金斯伯格“脑袋一定是被枪打过了!”并催促她赶快辞职。(金斯伯格的传奇人生详见本报今日第四版)

特朗普称提名“刻不容缓”

最高法院目前的组成是保守派比自由派以5比4占多数,金斯伯格去世后,共和党政府很可能用一名可靠的保守派人选来接替她,使得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比例达到6比3。19日,特朗普罕见地发表了一份对金斯伯格不吝赞美的声明:“金斯伯格大法官证明,在同事和不同观点面前,人们可以和而不同。她的观点、包括保障妇女和残障人士在法律上的平等地位等为人熟知的决定,激励了所有美国人和法律界的几代贤能。”